长兴电炉澳门百家樂网站合作伙伴
欢迎您来长兴电炉有限伪子公司官网(澳门百家樂网站)
当前位置:主页 > 企业信誉 >

目前社会生活中的一种倾向性的问题

2017-06-06 09:47

 
  小区里几只狗,最近神气活现得不得了,在主人面前尾巴摇得如货郎鼓,嘴里发出“吱吱吱”的怪声音,主人认为是狗在发嗲腔,于是蹲下身来捧住狗头“啧啧啧”地亲狗脸。狗也深通人意,狗舌头在主人脸上一阵狂舔,哈,舒服极了!
  
  对面楼里那只白哈巴狗,更是乖巧透了,只要主人拿出一块五香牛肉干,就马上环着主人跳起了芭蕾舞,逗得主人心肝、宝贝地乱叫,把喷香的牛肉干一块块地往狗嘴里塞,叫人直咽口水。
  
  倘你想驻足观看一会,对不起,狗们一律地朝你“汪汪”乱叫,很不友好——狗仗人势,狗性都是这样的。
  
  楼上小丫要去参加作文比赛,自由命题,请我帮她润润色,她写的作文题目是《我活得不如一只狗》,文章是这么写的:
  
  每天,我起早贪黑,作业一套一套的做不完,口头的,书面的,五花八门,每天要做到夜里十一、二点钟。早晨得一早起来,生怕迟到挨批评。而老妈的哈巴狗要想睡到几点就几点,不用为做不完的作业发愁。双休、节假日不属于我,书法、绘画、钢琴、舞蹈、洪恩英语挨着个儿上,要想挤点时间看会电视也不成。而哈巴狗只要朝老妈摇摇尾巴,“吱吱吱”地发几声嗲,天天可以享受节假日,晚上陪着老妈看电视。我有时很想放松一下,听会音乐,老妈就对我发火,作业都做完啦?——还没有?——那还不赶紧去做!而那哈巴一撒娇,老妈一把抱在怀里,心肝宝贝地叫,哎——,我活得不如一只狗!
  
  作文写得很真实,真实是文章的生命。而且能够形象地反映出目前社会生活中的一种倾向性的问题,很有现实意义,不错!
  
  想想现在,做一只狗,某种程度上,确实比做一个人幸福多了。社会发展了,物质丰富了,人与狗之间的享受待遇,却在迅速地拉大差距。过去养狗是为了看门防贼,白天黑夜,狗们也够辛苦的。而现在,狗的工作内容完全变了,变得越来越轻松,只要逗逗主人开心就可以吃香喝辣的。而做人呢?却忙得死去活来,这边事情刚做完,那边事情又来了。回到家,一日三餐变着法做,既要照顾到老,又要兼顾到小。狗有这么忙吗?有这么累吗?狗一天到晚给主人宠着,衣食无忧享清福。
  
  再想想自个儿,虽然近年收入增加了一些,但物价水涨船高呀!恨不能把一个钱掰成两半用,攒聚点钱考虑买房子。而狗需要考虑这种问题吗?一包狗食价格不菲,五、六十元,只吃三顿,我有这样的生活水准么?能这样不顾节俭滥吃么?狗天天有人疼着,爱着,躺在主人的怀里舒舒服服过日子。我有人疼吗?爱吗?还不是只能自己疼自己啦?心里不畅快,对谁说去啦?要想发个嗲也没个对象呢!只能写篇文章发泄发泄。
  
  最气人的是,狗不劳而获,却被主人服侍得服服贴贴,能替狗想到的,一个不漏。冬天穿狗衣,夏天剃狗毛,雨天还有狗鞋穿。一件狗衣就两三百,我哪舍得穿这样高档的衣服啦?菜市场小摊上买件外套才三、四十块钱,还要算计一下是否合算呢!剃个狗毛一百二,我理个发才十元钱,还得想方设法延长间隔的时间,冬天蓄长发,夏天剃光头,哪有狗的派头啦?下了狗屎,主人给擦狗屁股,这样的待遇,我有吗?甭提啦!古代阿拉伯国王才有资格享受啊!——越想越来气,自己还不如做条狗舒服!
  
  但转而想想也不妥,小丫的作文是要参加比赛的,观点尤为重要。人怎么能和狗相提并论呢?观点错了,文章就砸了。于是,我郑重地考虑了一下,就给她加上这么一个结尾:
  
  其实,人是人,狗是狗,觉得自己活得不如狗,是狗给人宠坏了。养宠物是一种娱乐,是一种休闲。如果把宠物当成自己的儿子、孙子,甚至老公、老婆,宠着、搂着、抱着,那么,你把狗当成了人,从另外一个角度说,你就变了——狗。
 
 
 连续几天的习习凉风,盛夏的炽热终于消退,人的精神开始清爽,呼吸也变得轻松起来。然而,却自恋起即将离去的盛夏,喜欢起那个热得跳墙的季节,可以肯定地说,没有哪年的夏季如此地热。
 
 
 
 连续40度以上的高温,什么概念?风是热的,水是烫的,所有身体接触到的东西,比如桌子、椅子、床,甚至一向给人冰凉的台面玻璃,都有足够的热度让你不愿靠近。人在路上行走,如在火堆里穿行。马路被火辣辣的太阳聚焦得吱吱冒烟,滚烫滚烫。日夜的大汗淋漓,使人窒息。唯一给人带来喘息机会的是空调。那天突然停电,我热得想哭。
 
 
 
 既然今年的夏季这样的热,你还喜欢,神经是否有毛病?告诉你吧,在我看来,今年的夏季热得热烈,热得欢快,热得有个性,热得留给人们难忘的印记。试想,我们经过了许多个夏季,有哪个热得让人这样惊心动魄,耿耿于怀?大多是,天一转凉,就淡忘了。一如对人生的记忆,其实能记起的,无非是几次令人激荡的冒险经历。人生应该要有点儿冒险的,一生的平平淡淡,最终会失去回忆的乐趣和自傲的资本。冒险是一种胆量,是一种对命运超常掌控的能力。你不冒险,就不会有奇迹。
 
 
 
 忽然想起美国电影《挽歌》里的大卫,一个年过六旬的文化教授,有一天遇上了24岁的康斯拉,立刻被她的美丽所吸引住了。优雅的教授也很快赢得了康斯拉的芳心。他们一起打趣,一起谈艺术,看风景,说人生。懂艺术有风度的老男人,有时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陷阱,很容易使懂得欣赏的女孩不由自主地坠入其中。
 
 
 
 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,爱上了一个年青姑娘,不去说他是否有爱的能力,就事情的本身而言,是人生的一次可怕冒险。老境已至,再谈论和实践爱情,在鲁迅和许广平那个年代,或许不足为奇。而在我们这个年代,即便是法律上允许,道德上还得承受很大的风险。因为婚姻的结合,在世俗的标准里有一种看不见的平衡。郎才女貌,才子佳人,是存在于我们心里固有的习惯标准。年龄悬殊的婚姻,往往是年轻一方要么肢体上有什么缺陷,要么曾经有过什么不好听的经历。
 
 
 
 康斯拉在爱情的漩涡里陷得很深。她甚至想把大卫大大方方地介绍给自己的朋友。但大卫却在关键的时候退却了,他依然过不了年龄悬殊的关。年龄相差越大,往往越缺乏勇气。这给康斯拉带来了泪水和失望。
 
 
 
 两年后,他们又走在一起了。这一次大卫似乎找到了一种平衡——康斯拉得了乳腺癌,即将手术——人生忽然有了一种看不见的平衡,这样的平衡刻毒而令人忧伤。
 
 
 
 《挽歌》里的大卫很优雅,演得极好!但我对他并不看好。我拜服的是杨振宁,人至暮年,能又一次实践爱情,和年轻的翁帆一起听歌曲,看碟片,相携各地演讲。爱情炽热的程度,不亚于今年的盛夏,虽然叫人热得头晕,但毕竟是人生晚年精彩的一次冒险。你不得不佩服。科学家要比我们更懂得这样的道理,是否会发生奇迹,就看你有没有勇气去冒险。
 
 
 
 哇——!我说到哪里去啦?你肯定以为我也有蠢蠢欲动的冒险动机。告诉你吧,我不是科学家,科学家才有这样的胆量,否则科学研究哪能出啥奇迹啦?奇迹的属性是罕见,没有十二分把握的事,我是从来不干的。至于企图想艳遇什么人,压根儿没想过。我只是因为今年的夏季太热了,给我印象深刻而想到了人生。
 
 
    当然,我不希望明年也这样的热,年年如此,说明气候超级不正常,会引起我们的恐慌。一如人生,不断地去冒险,倘你不是科学家,那只能说明你神经有问题,不是人生的精彩,而是失败。

上一篇:多年的努力的结晶没有了蓝本和依据
下一篇:“风中之花”能够拥有如此美丽和丰盛的内心世界